1. 圖紙下載
                    2. 專業文獻
                    3. 行業資料
                    4. 教育專區
                    5. 應用文書
                    6. 生活休閑
                    7. 雜文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8. 范文大全
                    9. 作文大全
                    10. 達達文庫
                    11. 文檔下載
                    12. 音樂視聽
                    13. 創業致富
                    14. 體裁范文
                    15. 當前位置: 達達文檔網 > 應用文書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你撒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20-12-10 04:46:57 來源:達達文檔網 本文已影響 達達文檔網手機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夢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簡介:團隊里總有人說倪清晝太偏心姜喃,而他聽了只覺得很奇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哪里偏心了,他本就是為她而來,所以整顆心都是她的,又怎么會偏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突然在學校變得很出名,幾乎所有人都知道舞蹈系有位面如桃花的女孩叫姜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校網上點擊率極高的一段視頻,就是姜喃穿著赭色輕紗上衣,萱草黃的下裳,素手云鬢,淡淡愁眉,眉尖一點朱砂,在雕梁畫棟中舞步蹁躚,最終側身閉眼靜坐于孤燈前,又仙又媚,一半溫婉一半妖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背景音樂里是陳粒沙啞又風情的嗓音在唱著糾結的情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段古風舞蹈視頻讓姜喃一夜成為校園紅人,除了驚嘆于她的美貌和舞姿,還有引人熱議的一點,據說這位驚為天人的女孩有嚴重的口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當姜喃路過籃球場時,校隊的幾個男孩子不懷好意地朝她吹口哨,嘴巴賤兮兮地逗弄她:“喂,姜喃,過來聊兩句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會不會說話???怎么不理人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如畫的眉眼瞬間清冷得像掛上了霜,她偏頭冷冷地盯了對方幾秒,然后一言不發,抬腿準備離開。剛走兩步,她就聽見身后籃球落地的聲音,緊接著是戲弄她的男生哀號了一句:“倪清晝,你怎么回事???球砸我腦袋上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喲!不好意思啊,手滑了?!蹦泻⒆勇唤浶牡氐乐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幾乎可以想象身后那人似笑非笑的表情,她頓了頓,沒有回頭看他,繼續向前走,但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上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砸到的男生見倪清晝道歉,也不疑有他,捂著腦袋繼續和人聊姜喃的八卦:“嘖嘖,這小妞兒,還挺兇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懶洋洋地倚靠在欄桿上單手轉著球,目光膠著在漸漸遠去的嬌小的背影上,哼笑了一聲,道:“可不是嘛,兇死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想起幾個月前,社團第一次組織拍攝古風舞蹈視頻的場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拍攝團隊里,除了他這個外聘攝影師,都是校舞團的小姑娘。高大俊朗的少年自然在團隊中如眾星捧月一般,女孩子們都主動來找他搭話,互相介紹。只有姜喃冷冷清清地一個人在看腳本,似乎一點兒也不關心周圍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大大方方地走過去,似笑非笑地盯著姜喃,她的目光才終于從腳本上挪到了他的臉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清亮的一雙眼,正含著笑意盯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嗨,我叫倪清晝,倪萍的倪,清水的清,白晝的晝,攝影系大三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微微地點頭道:“姜、姜喃,舞、舞、舞蹈系大二?!彼穆曇艉茌p很輕,仿佛怕驚擾了別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倪清晝一時沒反應過來,也沒來得及控制好自己的表情,于是在她面前顯露了一臉的驚訝:“你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瞬間反應過來,聲音戛然而止,收住了帶有冒犯意味的那兩個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他及時剎車,但姜喃顯然猜到了他想說什么,目光瞬間冷了下來,涼颼颼地看了他一眼,轉身就離開了,連背影都寫著低氣壓,根本沒給他道歉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那以后,姜喃就沒對倪清晝有過好臉色,就連剛才,她路過籃球場時分明看到他了,卻連眼神都沒給他一個。倪清晝想到這里,突然低頭無奈地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不就是個兇巴巴又記仇的小丫頭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拍古風舞蹈視頻的正片,倪清晝偶爾也會去舞蹈室拍姑娘們練功的日常生活,當作花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坐在角落的地板上調試設備,拍攝小組的負責人則組織姑娘們開會,安排寒假前的最后兩個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個呢,就是下周三在市劇院的舞蹈劇表演,還有一個就是咱們這學期最后一次主題是雪景的古風舞蹈拍攝,希望大家抓緊時間好好練習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架好攝像機之后,就湊到了姜喃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正在壓腿,頭緊貼在膝蓋上,倪清晝就懶撒地趴在她身邊的欄桿上,湊近她的耳朵說:“姜喃啊,你看,你現在走紅,難道沒有我攝影技術的功勞?你怎么還對我冷冰冰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鼻息吹在耳畔,姜喃的臉一熱,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偏偏頭離他遠了一些,甕聲甕氣、惜字如金地說:“我、我記仇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輕笑了下,繼續逗她:“那怎么辦?要不我請你吃飯賠罪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請我吃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還是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見他盯著自己,便放下腿,直起身子瞥了他一眼,回答得簡潔又冷漠:“我、我不僅記仇,我還、還小氣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姜喃知道倪清晝是在逗她,也知道他其實自始至終都沒有惡意。奈何娘胎里帶出來的缺陷也就帶來了敏感,她實在沒辦法不去在意自己的缺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便在意,即便一直嘴硬,但這樣高大帥氣又討人喜歡的男孩子真心要討好你,發射各種糖衣炮彈,也沒幾個人能招架得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從第一次見面得罪了姜喃,之后兩人每次見面,倪清晝都會湊到她身邊,不管她態度多么冷淡,他總是跟她插科打諢,逗她笑,還會買好吃的小甜品或者可愛的玩偶送給她。今天送的就是一小份精致的草莓蛋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也不跟他客氣,訓練完就坐在地板上捧著蛋糕準備吃。倪清晝則漫不經心地蹲在她面前,拿起一旁的另一把叉子,悠悠地叉了蛋糕上最大的一顆草莓,笑得格外燦爛地把草莓遞到姜喃嘴邊:“張嘴,啊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方笑得太好看,姜喃像是被蠱惑了一樣呆呆地張開了嘴巴,可嘴角剛碰到冰涼的草莓,倪清晝卻轉手把草莓送進了自己口中。姜喃愣了幾秒,反應過來后氣鼓鼓地伸手推他:“你!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順勢坐下去,仰后撐著身子,朗聲大笑,笑得肩頭直顫,一臉惡作劇得逞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一臉無語地看著他,道:“幼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也不在意,直起身來笑著揉揉她的腦袋:“小丫頭,怎么這么兇??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舞蹈劇表演的時間愈來愈近,舞蹈隊里的幾個女孩子一起開會商討服裝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隊長選了兩套衣服,一套米白色蟬紗裙,一套紅色廣袖裙,讓大家投票決定到底選哪件。大家都更中意米白色的紗裙,畢竟一身白紗飄飄欲仙的感覺,實在是太戳少女心了。但是姜喃根據自己從小參加舞蹈表演的經驗,建議大家選紅色,因為在舞臺燈的映射下,白色的衣服會變色,只有深色、鮮艷的衣服才會在舞臺上吸引人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平時在團隊中話不多,但是因為一個團隊中就只有她拍視頻出了名,再加上平時倪清晝對她百般照顧,本來就引起好幾個女孩子的不滿,此刻姜喃建議大家定紅色的服裝,幾個想選白色服裝的女孩子就陰陽怪氣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就是有了點兒名氣嘛,真不知道她傲什么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還真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啊,大家都得聽她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假清高,煩死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聽了也有點兒生氣,但又不想因為個人情緒影響大局,于是耐下性子,磕磕巴巴地解釋:“在舞、舞臺上,紅、紅色的衣服可、可以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行了,行了!”一個女孩不耐煩地打斷她,“能說囫圇話嗎?你跩什么跩,話都說不明白還在這里嘚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說完,舞蹈室里瞬間安靜了,因為大家都知道,她戳到了姜喃的痛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瞬間面色蒼白,嘴唇哆嗦著想說什么,又說不出來,于是咬了咬嘴唇,眼眶都憋紅了,好像下一秒就會哭出來。但最終她沒有哭,也什么都沒說,只是轉身跑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恨死了自己,明明平時假裝得很兇了,但真正被人傷害時,她壓根兒無力反擊??蛇@并不是她的錯啊,她們憑什么這樣對她!她想這樣說,又不敢說,因為她一張嘴,又是磕磕巴巴的,這樣的解釋和反擊在別人看來或許本身就是一個笑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站在樹下難過,在朦朧的夜色中看到倪清晝模糊的身影,她絲毫沒有意外,就好像她篤定他一定會出現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看見他從路燈的光影里一路小跑過來,然后停在她面前低頭扯起襯衫袖子擦汗。他單手撐在樹干上,微微俯下身平視她婆娑的淚眼,用手指輕輕擦去她臉上的淚。姜喃看著他溫柔清亮的眼睛,叫了一句:“倪、倪清晝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還沒說完,就被他撈進了懷里。倪清晝抱著她片語不講,他既沒有問她發生了什么,也沒有安慰她,他知道,他全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空被夜色暈成藍紫色,月色朦朧,樹林里有簌簌的清響。在這樣的夏夜里,姜喃在倪清晝懷中嗅著清清淡淡的皂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騎著單車載著姜喃出了校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沿著下過雨的公路大聲唱著《七里香》,一路到唱到江邊,和她一起看月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坐在江畔的草地上,身下墊著倪清晝的外套。她安安靜靜地看著那輪模糊不清的月亮,冷不丁地開口:“倪清晝,你當初也、也說我是、是口吃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懶洋洋地側頭看她,哼笑了一聲,聲音清越:“還記仇呢?就知道跟我兇,對著別人怎么就蔫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沉默著沒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一會兒他又說:“其實,我覺得你說不清話的樣子還挺好欺負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,他伸手彈了下她的額頭,然后突然湊近她,瞇眼笑著看進她的眼里:“也挺可愛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風呢喃,夜色微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,身子僵直地往后躲了躲,她覺得倪清晝離她有些過分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討論服裝的過程中發生了不愉快,但好在隊長是個明理的人,最終還是選擇了紅色的服裝。原本反對的那個女孩子也自知理虧,沒有再鬧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舞蹈劇演出順利結束,女孩子們商量著準備拼車一起回學校,姜喃不想和她們同路,于是自己去坐公交。倪清晝自然而然地跟在她身后,陪她上了公交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班的公交車上空蕩蕩的,沒什么人。姜喃選了后排靠窗的一個位置坐下,倪清晝就跟著在她身邊坐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、你怎么老、老跟著我???”姜喃有點兒嫌棄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正拿著相機在查看今天拍的視頻,聞言抬頭,似笑非笑地睨她一眼道:“誰讓我得罪了大小姐你呢,你一個人回去,萬一路上遇到點兒什么事,我不是更愧疚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哼了一聲,就開始閉目養神。夜風從窗外涼絲絲地吹來,公交車晃晃悠悠地前行,她不知不覺地竟然睡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查看完視頻,就發現姜喃靠在椅背上睡著了,她眉頭微微蹙著,姿勢好像不太舒服。倪清晝看著她的模樣覺得有些好玩兒,偷偷用相機對著姜喃的睡顏拍了一張,然后輕輕把人攬進懷里,嘴上卻嫌棄著:“哼,小豬一樣,在哪兒都能睡著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刻,他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她時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早在加入拍攝團隊之前,倪清晝就見過姜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是周末,原本是舞蹈隊的休息日,他路過舞蹈室時,卻發現有個小姑娘獨自在里面練舞。他不是第一次看古典舞,卻莫名覺得她舞步蹁躚的樣子像精靈一樣曼妙靈動,鬼使神差地就停住了腳步,靠在門口看著她入了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姑娘跳得很專心,壓根兒沒有注意到門口有人。一舞完畢,大概是有些累了,她就靠坐在地上閉目休息。那模樣,和此刻靠在他肩上睡著的樣子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的倪清晝也同樣忍不住偷偷拍下了她的睡顏,后來打聽了一番之后,才知道原來這個精靈一樣的女孩子,有一個好聽的名字,叫作姜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后來,聽說學校為舞蹈隊招募隨隊攝影師,他知道姜喃就在舞蹈隊,于是就去報了名。由于攝影技術過硬,倪清晝順利成為了舞蹈隊的隨隊攝影師。之后,舞蹈隊的隊長私下里好幾次調侃他太偏心姜喃,讓隊里其他的女孩不開心。他聽了覺得很奇怪,為什么說他偏心,他哪里偏心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本就是為她而來,所以整顆心都是她的,又怎么會偏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舞臺劇演出結束后,舞蹈隊在期末之前就只剩最后一項古風舞蹈外景拍攝的任務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拍攝定的主題是“雪中飛仙”,為了取雪景,拍攝團隊趁周末到外地的一處雪山景區進行拍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依舊擔任此次拍攝的主角,不過這次倒沒有人羨慕嫉妒她了,因為在冰天雪地里穿著薄如蟬翼且露肩露腰的紗裙,還要曼妙靈巧地起舞,實在不是容易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在雪中翩然起舞,舞步輕盈靈動宛若仙子,眉尖一點朱砂攝人心魂。而實際上,她的雙手已經凍得通紅,牙關在不住地打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看著都覺得冷,“心疼”兩個字都快寫在臉上了,看到姜喃瑟瑟發抖,他忍不住朝隊長吼道:“你有沒有人性???就不能換件厚點兒的服裝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確實是有稍微厚一點兒的備選服裝,但是為了拍攝效果,姜喃還是忍著寒冷選擇了繼續穿著紗裙拍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也拗不過她,于是全程都冷著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拍攝一結束,倪清晝就拎著她的羽絨服,板著臉走過來,像裹粽子一樣把她裹住。姜喃好笑地看著他道:“又、又不是你受凍,你、你生、生什么氣??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懶得理她,大手把她的臉狠狠一捏,將她往樹林后的簡易更衣室推去:“閉嘴吧你,趕緊去把衣服給我換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謂更衣室,其實就是一個由布匹圍成的簡易棚子。所以姜喃在里面換衣服時,還隱約能聽到外面的說話聲。她聽到隊長笑著調侃了倪清晝一句什么,但具體沒聽清,然后就聽見倪清晝語氣懶散,帶著笑意地哼了一聲:“能不喜歡嗎?不喜歡我會天天巴巴地跟在那丫頭后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沒有說出“那丫頭”的名字,但他把喜歡表達得毫不忌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聽到這里,臉“唰”地紅了,她覺得倪清晝大概是在說她。他不傻,她自然也不傻,他目的明確,她也隱隱有所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我喜歡他嗎?姜喃問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已經不用問了,狂跳如擂的心已經出賣了她,心動大抵如此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姜喃換完衣服出去時,大部隊已經走了。大概是知道她不想和其他人同行,所以倪清晝也沒刻意讓大家等,他一個人留下來等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看到倪清晝蹲在不遠處正在收拾設備,想起剛才聽到的對話,突然覺得有些心虛,不知道該怎么面對,于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把攝像器材全部折疊好裝進包里,然后站起身來,轉頭一眼就看到了她,愣了幾秒后,被她呆呆的神情逗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笑容爽朗干凈,渾身透著暖洋洋的少年氣。大雪茫茫的世界,他笑著望她,踏著雪和枯枝跑過來,突然一把將她攔腰抱起,在雪地里轉了幾個圈。他身上的熱氣包裹著她,聲音里是壓不住的笑意:“想什么呢?怎么這么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臉頰緋紅地掙開他的懷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干嗎?抱、抱我干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輕咳了一聲,笑道:“不好意思啊,看你太可愛了,沒忍住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論臉皮厚,姜喃還是真是不如倪清晝。她臉紅得發燙,只好扯扯他的衣袖催促道:“別、別笑了,冷啊,冷死了,快下山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嘞,小仙女!”他不正經地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著女孩紅紅的耳尖,他心情頗好地被她扯著衣袖往前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雪中飛仙”的視頻拍攝完成后,本學期舞蹈隊的活動就告一段落,大家準備靜心迎接期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舞蹈室關閉前,姑娘們都到舞蹈室來收拾個人用品。姜喃向來不參加任何小集體,于是一個人自顧自地收拾著東西,不經意間聽到身后幾個女生在討論籃球賽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最后一場了,是這學期的籃球賽決賽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聽說倪清晝也在,我還沒見過他打球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去嗎?去嗎?咱們一起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也參加嗎?她也還沒見過他打球的樣子呢。姜喃迷迷糊糊這樣想著,等拿著剛買的運動飲料到了籃球場時,才發覺自己已經鬼使神差地跑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么,準備要給倪清晝送水嗎?這多不符合自己高冷的人設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懊惱地揉了揉自己的腦袋,正不知道該不該過去時,突然聽到球場那邊傳來哄鬧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球賽結束了,倪清晝的隊伍獲勝,隔著老遠,姜喃都能看到倪清晝被一群人圍著往外走。人群中就有剛剛在舞蹈室討論籃球賽的那個女孩,她滿面含羞地給倪清晝遞水,于是旁邊的人開始紛紛起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突然覺得心里有些不舒服,就好像自己的心愛的之物被別人搶走了,自己的寶藏被別人發現了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倪清晝沒有接那瓶水,反而皺著眉對身邊起哄的哥們兒呵斥了一句:“別瞎鬧!”他一抬頭,就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姜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對視了幾秒,倪清晝眼睛瞬間因為喜悅而變得亮晶晶的。他剛要抬腿向她走來,姜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突然莫名覺得有點兒委屈,于是把手上的飲料一丟,轉身跑出了籃球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清越的聲音追在她身后:“姜喃!姜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終倪清晝追上來,把人堵在了籃球館外一個隱蔽的角落。他微微喘著氣,俯身看著姜喃的眼睛,問:“怎么了?是不是生氣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噘著嘴沒有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輕聲笑了下,然后意味深長地看著她,接著問:“因為其他女生給我送水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還是不說話,因為她知道,自己一開口,氣勢上就輸了。于是,她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似乎有點兒憋不住,握著她肩頭的手都因為笑而開始發顫:“看來你說得對,你確實又記仇,又小氣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氣得踩了他一腳,推開他想跑,倪清晝輕而易舉地就把人拉了回來。他一把將她撈進懷里,彎腰把頭埋在她的肩窩里道:“別走,我錯了還不行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溫熱的氣息拂在脖頸上,姜喃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她全身緊繃得快要爆炸了,于是拼命地掙扎著要推開他。沒想到還真讓她推動了,倪清晝稍微松了點兒,向后退了一步,姜喃還沒回過神,他就突然俯下身,輕啄了下她的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做我女朋友吧,姜喃?!彼曇魷厝?,眉眼含笑,認真地看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愣了幾秒,漸漸反應了過來,于是同樣很認真地看著他,搖了搖頭,擲地有聲地說了一句:“不要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下輪到倪清晝愣住了,姜喃趁機一把推開他,落荒而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想不明白,真的不明白。他等了這么久,就是為了等到姜喃喜歡他,等確定了她的心意再表白。他分明感覺到姜喃是喜歡他的,可是為什么她拒絕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已經好幾天沒聯系上姜喃了,整個人暴躁得快要炸了。室友還不停地在他耳邊念叨,問他要不要一起去參加學校的年末舞會,但他實在沒有心情去,偏偏室友反常地非要約他一起,還在旁邊循循善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不是說姜喃小學妹一直躲著你嗎?說不定這次舞會她也會去,你不就可以遇到她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認真地想了想,覺得姜喃很可能會去,于是終于點頭同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舞會在學校禮堂舉辦,會場上燈光絢爛,美女如云,但是倪清晝心不在焉地靠在柱子上,在人群中搜尋了好幾圈,始終沒有看到想找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偏偏有好幾個姑娘沒眼色,湊過來和他搭話。他心里正覺得煩,沒心情應付她們,便用一句“我在等女朋友”打發她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焦躁難耐的時候,突然有人碰了碰他的胳膊,他以為是不相干的人,于是沒理,直到再次被碰,他才皺著眉扭過頭去,剛要沒好氣地開口,在看到對方的那一刻,“干嗎”兩個字被瞬間堵在了嘴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穿著性感的黑色小吊帶裙,露出姣好婀娜的胸線和鎖骨,她妝容精致,正笑眼盈盈地仰頭望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的喉結滾了兩下,抿著嘴唇,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身上帶著酒味,臉頰也有微醺的紅色,她沒等倪清晝開口,突然一下子湊上來抱住了他的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愣了一下沒動,只是深吸了一口氣,沉聲問:“姜喃,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知道啊?!彼[起眼一笑,風情萬種,“是我讓你室友帶你來的,我要追你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一雙素白纖細的手臂像水蛇一樣柔軟地纏上他的脖頸,身上有淡淡的酒氣和誘人的香水味,在會場明暗變換的光影下,她簡直像個盤絲洞里的小妖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眉目清冷,似乎對她的癡纏不為所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了片刻,他低頭看著她,淡淡地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撇了撇嘴,語氣有些委屈:“倪清晝,我是天生的缺陷,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流暢地講話,但我不希望和你在一起的這一刻也是結結巴巴的。我希望說得最好的這一刻,是說給你聽的,只要一刻就好。這段話我練習了無數遍,所以,倪清晝,你要和我在一起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這一段話前所未有地說得無比順暢,就好像正常人一樣,聲音清亮嬌柔卻緊張得微微發顫,她美得驚人的雙眼亮晶晶地望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難道她這幾天是練習怎么表白去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覺得心里一暖,雖然姜喃一直假裝兇巴巴地對他,但其實她心里知道,她說的每句話,即便不流暢,他也是用心在聽,所以有的話她也愿意慢慢地用心說給他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低頭沉默地看了她幾秒,最終,他抬手緊緊地摟住她的腰,低下頭和她額頭相抵,鼻尖相觸,笑得肆意又俊朗:“你成功了,姜喃,你表白成功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也笑了起來,美艷不可方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此刻似乎有無盡的膽量和勇氣,趁著酒勁兒,她踮起腳,勾著他的脖頸,看著他飽含笑意的眼睛,輕輕地吻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把一張他和姜喃手牽手的照片發到朋友圈,后面配的文案簡單明了——名花有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完官宣朋友圈,倪清晝把手機揣回口袋,然后把坐在旁邊的姑娘攬進懷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帶著她又來到江邊,坐在和上次一模一樣的位置。不過這次不一樣的是她不再淚眼婆娑地盯著清冷的月亮,而是笑吟吟地靠在倪清晝的懷里曬太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給她講第一次見到她的樣子,講她跳的那支舞攝人心魄,講他如何費盡心思混進了拍攝團隊,講他手機里偷拍了多少張她的照片,講他喜歡故意逗她多說幾句話,看她磕磕巴巴講話的樣子可愛得讓人心都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??!原來你、你這么早就、就開始對我圖謀不、不軌了!”姜喃一邊嚷嚷著從他懷里爬起來,一邊掙扎著要去搶他的手機,想要看一下那些照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輕而易舉地把她按在懷里,露出一抹得意又孩子氣的笑,低下頭去輕輕地吻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懶洋洋地趴在倪清晝的懷里,身上是暖融融的陽光和他的懷抱,耳畔是他有力的心跳,他把下頜抵在她的發心,姜喃剛好能看見他說話時微微顫動的喉結,她聽見他說:“時間真的是很神奇的東西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手指戳戳他的心口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清晝的聲音格外慵懶,似乎還有些不滿:“上回帶你來這里,你防我跟防賊似的,稍微靠近一點兒你就趕緊坐得筆直,生怕被我碰到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姜喃回想了一下,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她哪里是防他?完全是害羞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現在呢?”她笑著明知故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嘛……”倪清晝也笑起來,低頭看她的眼神意味深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還是那片天,江還是那條江,人也是同樣的一雙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現在他們坐在老位置,依偎著接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風在呢喃,陽光也溫暖。一切相似又不同,但倪清晝知道,從第一次見姜喃起,她就如江風在他心口呢喃,心動再難平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熱詞搜索: 撒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生活居家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情感人生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社會財經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職場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教育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電腦上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一级婬片a片aa